我的位置: 4px電話香港 > 六盤水 > 正文

【4px電話香港】扶貧貴在用心 | 水城區尖山街道觀音山學校王成鋼


  我叫王成鋼,是水城區尖山街道觀音山學校一名普通教師,五十七歲的我,已在教育一線工作三十九個年頭。


  別看我已生花發,內心卻總有一股火熱。

  這不,2014年我也成了一名脱貧攻堅戰士,相繼包保了水城區尖山街道仁活洞村三岔地組、觀音山村五里橋組、吳家寨組共9户貧困户。

  我幫扶的貧困户最近的一家是安繼遠家,從學校到他家僅八九分鐘路,因為他比我小,我稱呼他小安。

  小安的妻子得肺癌去世,儘管醫保一站式報銷了十餘萬元,但辦喪葬後仍欠下三萬多元的外債,小安和兒子、兒媳常年在外省打工,一個兒子在市二十中讀初中。小安一家為人本分厚道,不等不靠不要、自力更生的品格,讓人很是讚賞。

  有一次我去扶貧站核對貧困户基本信息,得知在外省務工半年以上的縣裏給予補貼的消息,我第一時間聯繫了小安的兒子,通過微信備齊了證明,身份證,銀行卡等申請材料,一家三人外出務工補貼得到兑現到位,小安打電話來連連道謝。

  後來,小安的女兒安宇興就讀初二時秋季學期教育資助沒有上卡,在外務工的小安打來電話問我情況,我的心裏一陣着急,教育資助要做到應助盡助,一個也不能少。經過多方聯繫,最終打通了班主任的電話,核對安宇興的漏資助情況,才明白是因身份證上錯了一個號,所以錢一直打不上卡,後來學校核實清楚重新打款成功。

  小安打電話來道謝,我説,“不能謝我,這是我的工作,要謝就謝咱的國家,謝咱黨的好政策!”

  老龍一家在黨的好政策下,也開始了新生活。

  龍育周,七十二歲,我稱他老龍。兒子兒媳孫子一家4口人。2019年納入易地扶貧搬遷對象。按規定搬遷後要拆除老房子,不能兩頭住,老龍死活不願意到新居住。動員説服老龍搬遷工作我責無旁貸。我多次上門苦口婆心作動員工作,“老龍,你年紀大了,有老毛病,身體沒有過去硬朗了,一個人在一邊獨住,兒子家能不擔心嗎?”這樣的話不知説了多少遍。

  一天正逢星期一觀音山趕場,在場上碰到老龍,我主動上前打招呼,跟老龍閒逛,拉家常,嘮瞌。老龍感冒咳嗽了,聽説我那有風油精、枇杷沖劑,效果還可以,若獲救星,和我來到學校住處,我把藥給他,藉此機會抓緊展開攻勢。三番五次的曉之以理,動之以情,老龍終於答應搬過去試住,看能否適應。

  好在,老龍一家安心的住下了,老龍的兒子還在距離新居不遠的水泥廠找到了工作,兒媳也當了保潔員,一家安居樂業。

  一次走訪核實“1+3”明白欄時,碰上他家裏蒸臘肉,做辣椒雞,老龍拉着我的手説:“王老師,不能走,今天無論如何喝一杯才能走”。我笑着説,“謝謝了,只要你們住得好,生活得好,我就很開心了,酒就免了”。

  至今,在黨和政府的關懷下,我的幫扶對象都通過自己的勤勞,自力更生,奮發圖強,全部實現脱貧,我也感到很欣慰。有時看着自己的白髮,我想,扶貧貴在用心,懷揣一顆熱忱幫扶的心,總能幫助到一個人一個家庭,為脱貧攻堅貢獻力量。

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魏容 整理
編輯 諶晗
編審 馬剛